“魚(yú)皮衣”是赫哲民族服飾中最具特色、最為顯象性的服飾,也是識別這一民族唯一的標志,它起著(zhù)族徽的作用。其精湛的鞣制技藝堪稱(chēng)一絕,雖制作繁瑣,但有很強的藝術(shù)性和實(shí)用性,蘊含著(zhù)豐富的文化內涵。

赫哲族服飾。歷史上赫哲族有“魚(yú)皮部”稱(chēng)呼,其服飾均各種魚(yú)皮縫制而成??p制衣袍多用鰉魚(yú)、大馬哈魚(yú)、鯉魚(yú)、鲇魚(yú)、草根、趕條、白魚(yú)、鰱魚(yú)等魚(yú)皮??p制褲子多用懷頭、哲羅和狗魚(yú)??p制靰鞡和鞋多用懷頭、哲羅、細鱗、狗魚(yú)和鰉魚(yú)等。

中文名

魚(yú)皮衣

類(lèi)別

民族服飾

制作民族

赫哲族

加工手法

晾曬、鞣制、縫制等

制作工具

木槌床、木棰、木刀等

保護等級

中國非物質(zhì)文化遺產(chǎn)

基本信息

赫哲族世代居住在中國東北烏蘇里江、黑龍江、松花江沿岸地帶,是我國55個(gè)少數民族中唯一以捕魚(yú)、狩獵為主要謀生手段的民族,也是唯一能用“魚(yú)皮”縫制衣服的民族,史稱(chēng)“魚(yú)皮部”。赫哲族有語(yǔ)言、無(wú)文字,因居住區域、語(yǔ)言和服飾用料的不同,有“奇楞”、“赫哲”等自稱(chēng)。主要分布在黑龍江省同江市八岔鄉、街津口鄉,饒河縣的四排鄉,其余散居在佳木斯、富錦、依蘭、撫遠等市縣,現有四千余人,是我國人口較少的少數民族之一

歷史演變

中國是一個(gè)統一的多民族國家,各民族在歷史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,服裝面料的擇用均與各民族所處的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、生活方式以及經(jīng)濟從業(yè)有著(zhù)密切的關(guān)聯(lián)。如游牧民族主要采用牛、羊等皮毛縫制衣裝;農耕民族多以棉、麻、絲為主要原料縫制衣裝;善于狩獵的民族則采用獸皮縫制衣裝。

赫哲族居住的地域江河交錯,地勢平坦,森林茂密,氣候四季分明,自然資源極為豐富,是特種魚(yú)及名貴皮毛的主要產(chǎn)區。人們把它形容成“棒打狍子瓢舀魚(yú),野雞飛到飯鍋里”可見(jiàn)其自然資源之豐富?!痘是迓氊晥D》中載,“奇楞人”男女服皆鹿皮、魚(yú)皮為之,“赫哲人”衣服多用魚(yú)皮而緣以色布。這充分證明赫哲族早期的服飾原料是獸皮和魚(yú)皮。

早期的赫哲族常年居住在東北邊疆的偏僻地帶,交通閉塞,經(jīng)濟落后。采集漁獵是他們的主要謀生手段,使得長(cháng)期處于自給自足的狀況,為生計換食鹽、物品必須到較遠的地方,最近的交換市場(chǎng)是到“三姓城”(現為依蘭縣)。當時(shí)的交通工具極其簡(jiǎn)陋,冬季靠狗拉雪橇,夏季靠木船,每交換一次往返需要四、五十天時(shí)間。北方的氣候條件不宜種植棉、麻、桑等植物,而且布匹輸入赫哲族居域的時(shí)間也較晚。據史料記載,大約在三百年前才依稀見(jiàn)到布匹與皮毛相結合的服裝。棉布、麻布、綢緞極為少見(jiàn)。棉、麻、綢緞輸入的渠道有兩個(gè):一是民族上層人物向中原朝廷納貢而得到的回賞;二是民間用獸皮、肉干、魚(yú)干等實(shí)物到市場(chǎng)交換而得。但也很有限,機織布匹尤為珍貴,為此制作內衣多用棉、麻等織物,外衣則用獸皮、魚(yú)皮縫制。

到清朝末年,邊境貿易才出現,互市交往也逐漸頻繁,但赫哲族地區機織布料依然是珍貴之物,因此獸皮、魚(yú)皮加工成的服裝占有主導地位。民國時(shí)期是大量輸入機織布匹的階段,毛呢、綢緞、棉布、麻布、絲綢等面料都可見(jiàn)到。機織面料裁剪方便,色澤也豐富多彩,深得赫哲人的喜愛(ài),漸而著(zhù)“魚(yú)皮衣”、“獸皮衣”的人也少了些,但傳統的民間鞣制魚(yú)皮、獸皮工藝頑強地維系著(zhù)赫哲人家,直到解放后,赫哲人家都會(huì )有一套魚(yú)皮、獸皮制作的服裝,年老者外出狩獵、打魚(yú)都喜歡著(zhù)魚(yú)皮衣、獸皮衣。

款式

赫哲族傳統服飾的原料多采用抗寒耐磨的狍、鹿、貉、貂等獸皮或魚(yú)皮。由于居住區域不同和民族自稱(chēng)不同,制作衣服的獸皮和魚(yú)皮也各有不同,松花江流域的主要以狍皮、鹿皮為衣料,魚(yú)皮次之;而居于松花江下游、烏蘇里江沿岸的多以魚(yú)皮為衣料,鹿皮、狍皮兼之。為了適應當地四季分明自然環(huán)境,冬季和夏季的服飾款式略有差異,但都極具民族特色。

赫哲族男子傳統服飾款式,冬季多為狍皮、鹿皮縫制的長(cháng)袍,寬袍大袖,袍長(cháng)及膝,毛朝里、皮朝外,外系繡花腰帶;下著(zhù)皮褲或棉褲,腳穿狍皮、鹿皮或魚(yú)皮靰鞡,頭戴貉(俗稱(chēng)“孬頭”)皮帽、狍頭帽、狗皮帽等,戴狍皮手套。長(cháng)袍的衣袖、衣襟、領(lǐng)口均用黑色云紋鑲滾。穿時(shí)將衣袖、領(lǐng)口的皮毛翻于外面,即保暖又有裝飾的效果,充分顯示出狩獵民族英勇剽悍的性格。夏季多穿光板皮或魚(yú)皮縫制的衣服,其服飾款式多為對襟式短衣,立領(lǐng)、長(cháng)袖,并在領(lǐng)口、衣襟、袖口處,鑲繡黑色云紋、回形紋,對襟處綴飾兩排鯰魚(yú)骨磨制的扣子。頭戴樺樹(shù)皮制作的遮陽(yáng)帽,其造型似斗笠,尖頂大檐,既遮擋陽(yáng)光又能擋風(fēng)雨,帽檐上還綴飾魚(yú)紋或花草紋。

赫哲族女子傳統服飾款式,冬季多著(zhù)鹿皮或狍皮縫制的長(cháng)袍,也有用皮布混制的長(cháng)袍。受滿(mǎn)族的影響,服飾款式形同滿(mǎn)族的旗袍,無(wú)領(lǐng)斜襟,衣擺長(cháng)過(guò)膝,腰身稍窄,下身肥大成扇形,袖肥而短。領(lǐng)口、袖口、衣襟、下擺鑲滾黑色云紋或魚(yú)鱗紋寬邊,并在衣擺下墜飾銅鈴或海貝。夏季女子傳統服飾質(zhì)料多為魚(yú)皮或布縫制,款式多為短衣長(cháng)褲、收腰長(cháng)袍或短衣長(cháng)裙等,并在領(lǐng)口、袖口、衣襟處鑲繡黑色云紋寬邊,頭上多戴三角繡花頭巾或樺樹(shù)皮帽。

鞣制魚(yú)皮技藝

赫哲族具有很高的鞣制魚(yú)皮技藝,《皇清職貢圖》一書(shū),記載了赫哲族人是善于鞣制魚(yú)皮的民族,喜著(zhù)“魚(yú)皮衣”,故稱(chēng)“魚(yú)皮部”。赫哲族四季捕撈的魚(yú),均可鞣制魚(yú)皮布?!棒~(yú)皮衣”多用懷頭、哲羅、細鱗、大瑪哈、狗等細小鱗紋的魚(yú)皮。魚(yú)皮褲、套褲則用鰉、鱘、鯉等魚(yú)皮?!棒~(yú)皮靰鞡”一般用鯰、細鱗、狗等魚(yú)皮縫制。鞣制魚(yú)皮的工具一般由男子鑿制而成,取材多用木質(zhì)堅硬的樺樹(shù)、柞樹(shù),其造型獨特,有木槌床、木棰、木刀、木齒鋸、鐵鏟,木鍘刀等。

木槌床:造型別致,狀如元寶。用一根直徑約50㎝的實(shí)心木鑿制,底部削平,兩頭上翹,上部鑿成凸凹狀,長(cháng)約62㎝,寬約35㎝,主要用于放置魚(yú)皮,棰打鞣制魚(yú)皮之用。

木棰:造型如鐵頭錘。用約35㎝的整段粗柞木砍制,柄與棰連接,柄長(cháng)19㎝,棰厚6㎝,棰長(cháng)16㎝,主要用于棰打魚(yú)皮之用。

木刀:造型似一彎月。用柞木削制,一面薄一面厚,長(cháng)約65㎝,主要用于剝制鮮魚(yú)皮,因鐵質(zhì)刀易碰壞魚(yú)皮,影響?hù)~(yú)皮質(zhì)量。

木齒鋸:造型如同鐵鋸。一面薄一面厚,薄面鑿成鋸齒狀,長(cháng)約56㎝,寬約5㎝,主要用于刮魚(yú)鱗。

鐵鏟:造型如斧型。鐵頭、木柄,鐵鏟成倒三角形,柄長(cháng)約48㎝,鏟長(cháng)約20㎝,寬約13㎝,用于鏟除干魚(yú)皮上的油脂、魚(yú)肉等。

木鍘刀:造型如同現代鍘草用的鐵鍘刀,是赫哲族經(jīng)改良后的鞣制魚(yú)皮工具,只是鍘槽、鍘刀全用木質(zhì)鑿制,鍘槽長(cháng)51㎝,鍘刀長(cháng)57㎝,主要用于鞣制魚(yú)皮,用此工具,鞣制魚(yú)皮效果較高,即省時(shí)又省力。

鞣制魚(yú)皮程序

剝魚(yú)皮

先將要剝皮的魚(yú)稍微控干,擦掉粘液,去掉頭尾,再用鋼刀把魚(yú)的脊背兩面從頭到尾劃開(kāi),然后用木刀將魚(yú)皮魚(yú)肉慢慢剝離(金屬刀易碰壞魚(yú)皮,影響?hù)~(yú)皮質(zhì)量),當兩面的魚(yú)皮剝至腹部時(shí),再用手使勁將魚(yú)皮撕下來(lái),保持魚(yú)皮的完整性。

陰干

把剝下來(lái)的魚(yú)皮放在木板上撐開(kāi)、陰干,陰干后的魚(yú)皮要一張一張卷起備用。暫時(shí)不鞣制的,防蟲(chóng)、防腐、防潮濕處理后儲存起來(lái),到閑暇時(shí)再鞣制。

去肉脂除鱗

將陰干的魚(yú)皮撫平,先用鐵鏟輕輕鏟去魚(yú)皮上的魚(yú)肉、油脂,再用木齒鋸刮去魚(yú)皮上的魚(yú)鱗。

鞣制

鞣制魚(yú)皮時(shí),人坐在矮木凳上,兩腳踏在木槌床上翹的兩頭。一手拿魚(yú)皮,一手拿木棰,把魚(yú)皮放在木槌床的凹處,反復棰打、翻動(dòng)、揉搓,揉搓到魚(yú)皮柔軟,泛白為止。此法揉制魚(yú)皮較費力,而且效率不高,一天下來(lái)只能揉制幾張魚(yú)皮。用木鍘刀來(lái)揉制魚(yú)皮,效率就很高。用木鍘刀揉制的方法是一人執刀,上下鍘動(dòng),另一人放置魚(yú)皮,并且反復翻動(dòng)、抽拉、揉搓,這種揉制方法操作簡(jiǎn)單,但效率很高,每天可揉制20張左右。

制魚(yú)皮線(xiàn)

制作魚(yú)皮線(xiàn)的魚(yú)必須用“胖頭魚(yú)”的魚(yú)皮,因為此魚(yú)的魚(yú)皮有韌性強、彈性好、魚(yú)皮薄等特點(diǎn)。做法是:先將魚(yú)皮剝下,刮凈魚(yú)鱗,肉脂,再將魚(yú)皮撐開(kāi)切成整齊的條形,半濕半干時(shí)往魚(yú)皮上涂抹新鮮魚(yú)肝,反復涂抹幾次,魚(yú)肝油性較大可使魚(yú)皮充分得到滋潤,使其柔軟性更強。并用小木版把魚(yú)皮的一頭緊緊壓住,然后用鋒利的快刀切成細條,邊切邊抻拉,“魚(yú)皮線(xiàn)”的一頭要抻細一些,便于穿針引線(xiàn)。

磨制魚(yú)骨針

魚(yú)骨針用來(lái)拼縫魚(yú)皮布之用,多采用鰲花魚(yú)的肋骨刺。這種魚(yú)長(cháng)的較慢,而且長(cháng)不大,此魚(yú)魚(yú)刺堅硬且韌性強,一般生取下來(lái),磨成針狀,在粗的一頭鉆個(gè)孔,就形成了縫衣針,既簡(jiǎn)單又方便,解放前赫哲人家普遍使用。

拼縫

將揉制好的魚(yú)皮擺開(kāi),要一張張一塊塊地按顏色深淺、鱗紋大小篩選出來(lái),再將其拼縫成大塊魚(yú)皮布。拼縫魚(yú)皮布,要用魚(yú)皮線(xiàn)、魚(yú)骨針,拼縫時(shí),要把魚(yú)皮的顏色、魚(yú)鱗的紋路,藝術(shù)性的拼縫、相接。用魚(yú)皮線(xiàn)拼縫魚(yú)皮布,很難看出“魚(yú)皮布”的縫隙,形如塊大的機織布。

款式圖案

“魚(yú)皮衣”是赫哲族獨有的服飾,也是大自然恩賜的結果,又是識別這一民族的顯象性標志之一?!棒~(yú)皮衣”的出現充分證明了赫哲人具有利用自然、改造自然、適應自然的頑強意志,“魚(yú)皮衣”的造型藝術(shù),別致精巧,古樸典雅,充分體現了赫哲人的聰明才智。

赫哲族中老年男子的“魚(yú)皮衣”款式,多為立領(lǐng)、斜襟、長(cháng)袖,扣飾多為鯰魚(yú)骨磨制領(lǐng)口、衣襟、袖口均用黑色云紋寬邊鑲滾?!棒~(yú)皮褲”造型多為挽襠式長(cháng)褲,肥而長(cháng),褲腳邊鑲繡云紋花邊,頭戴貉皮帽,腳穿魚(yú)皮靰鞡。

魚(yú)皮套褲是赫哲男女皆喜歡的一種傳統服飾。造型也十分獨具特色:只有兩個(gè)褲筒,而無(wú)褲襠和褲腰。男人冬天打獵、夏天下江捕魚(yú)均喜愛(ài)套在長(cháng)褲外面,且用帶子系在臀部上,即抗旱耐磨又可防水護膝,婦女上山拾柴,采集野菜套在外褲上,既防蟲(chóng)、保暖又防潮?!棒~(yú)皮套褲”男女是有區別的:男子多為斜口,女子多為直口?!棒~(yú)皮套褲”兩頭均鑲繡云紋花邊,非常美觀(guān)實(shí)用,是捕魚(yú)、狩獵或從事其它戶(hù)外勞動(dòng)的好衣著(zhù)。

“魚(yú)皮靰鞡”造型獨特,別具民族特色。多用狗魚(yú)、鯰魚(yú)、細鱗魚(yú)皮(這些魚(yú)皮皮質(zhì)較厚)制作,形狀如同短筒靴子。魚(yú)皮靰鞡用魚(yú)皮做靴幫底,面上打褶,靰鞡口繡花,靰鞡靿用布代替,并綴飾魚(yú)皮線(xiàn),便于系牢于腿部。冬天穿著(zhù),墊上棰軟、搓絨的烏拉草,在冰上行走具有保暖、不打滑、不掛霜等特點(diǎn),深受赫哲人的喜愛(ài)。

赫哲族服飾圖案藝術(shù)美觀(guān)大方,雅致精細,生動(dòng)逼真,極具民族特色?;y圖案大都以古樸、素雅、大方為特征,極少有大紅大綠,色彩多以黑、灰、淡藍、黃、白為主,接近北方的自然景致色彩。圖案造型有云紋、回形紋,浪花紋、鹿紋、幾何紋、蝴蝶紋、花草紋、魚(yú)鱗紋、魚(yú)紋等,赫哲族的圖案藝術(shù)受自然景物的影響尤為明顯,反映出對大自然的崇尚心理和審美情趣。

回形紋、云紋是赫哲族應用最廣泛的一種紋樣造型,不僅在服裝上采用頗多,被褥、坐墊、幔帳等生活用品上也常見(jiàn)。云紋在赫哲人心中有榮華富貴和吉祥福祿等寓意,其次是浪花紋、魚(yú)形紋。赫哲族早年的衣、食、住、行均離不開(kāi)江河,為此對江河也獨有情衷,對浪花紋、魚(yú)形紋的崇尚也由來(lái)已久,用圖案來(lái)表示其民族世代繁衍生息于江河岸邊,是大江大河里豐富的魚(yú)資源養育了他們。浪花紋、魚(yú)形紋多用于服飾、鞋帽、手套等物品上。鹿紋、蝴蝶紋、花草紋則多用于生活器皿上,如樺樹(shù)皮箱、樺樹(shù)皮船、樺樹(shù)皮首飾盒、樺樹(shù)皮針線(xiàn)笸籮等,淺色的樺樹(shù)皮表面粘貼深色的樺樹(shù)皮圖案,使得器皿有凹凸感,增添了樺樹(shù)皮器皿生動(dòng)活潑的質(zhì)樸美。幾何紋、魚(yú)鱗紋圖案造型則多用于坐墊、窗簾、門(mén)簾等,或鑲、或繡、或拼,使物品顯得典雅清新,極具民族特色。

隨著(zhù)時(shí)代的發(fā)展,赫哲族服飾的質(zhì)料也發(fā)生了深刻的變化,毛呢、綢緞、絲絨、棉布等現代機織面料,均受到赫哲人的青睞,用這些色彩豐富的面料縫制服裝即省時(shí)又省力,也更加美觀(guān)大方。也把赫哲人從繁重的揉制魚(yú)皮、獸皮勞動(dòng)中解脫出來(lái)。由于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壞、江河污染,從江里捕撈到五公斤以上的大魚(yú)已屬罕見(jiàn),“魚(yú)皮衣”這一形象性民族服飾,只有在博物館的陳列展覽中才可尋到。這些變革和發(fā)展標志著(zhù)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的進(jìn)步,勤勞勇敢的赫哲族人民在民族服飾文化發(fā)展的歷史進(jìn)程中,所創(chuàng )造的文明和貢獻是不可磨滅的,其精美的魚(yú)皮服飾款式,精湛的鞣制技藝,是我國民族服飾文化中的一朵奇葩。

參考書(shū)目

《赫哲族簡(jiǎn)史》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84年8月版[1]